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清江游:我國正步入戰略轉折期?

2020-08-10 19:28:46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清江游
點擊:    評論: (查看)

  最近,我國面臨的國際形勢出現了非常大的變化,形容為劇烈動蕩并不過份,隨著疫情的發展這種動蕩還有加劇的趨勢。而這種動蕩帶給我們一個啟示,我國開始告別戰略機遇期而進入到戰略轉折期,或者是正在步入戰略轉折期,也許說成正在步入戰略對抗期更準確,但在這一問題上出現了爭論。為此,我們應搞清所謂的戰略機遇期指的是什么,怎么出現的,說現在已步入戰略轉折期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一,我國過去得到的戰略機遇期取決于幾個基本因素,新中國成立后奠定的雄厚政治經濟外交基礎,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改革開放發展中的戰略定力以及大國基本態勢的平衡需要。

  說到我國的戰略機遇期一般指的是我國改革開放以后的幾十年,但這幾十年怎么來的卻有很多說法,在下以為首要的因素是新中國成立前三十年奠定的雄厚政治經濟外交和周邊環境安定的基礎,沒有前三十年奠定的基礎我國是不可能爭取到后來幾十年的戰略機遇期,這是眾所周知的。不過,除此之外至少還有以下幾個因素也是不可缺少的。

  1,二戰后特別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后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是我國獲得較長時間戰略機遇期的第二個重要因素。

  上世紀七十年代后,世界出現的大趨勢主要是發展。世界各國包括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都在步入新的發展軌道,處在加快發展中,而推動加快發展的是開始出現一股全球化的浪潮。大家一定都記得,那時預測世界大趨勢,預測世界發展的未來非常流行,而最主要的預測幾乎都肯定地認為世界處在大發展中,處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世界上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幾乎所有的國家都希望能在這一大潮中獲益。都希望在產業升級、國際分工重組中得到更多的發展機會,獲得更大的利益。從發展中國家的角度來講,都希望趕上這一發展的大好機遇加快發展逐步擺脫落后面貌,向中等發達國家邁進;對發達國家來講,則希望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占據潮頭,通過全球化獲得對世界更大的影響力、控制力和更巨額的財富。

  在這一大趨勢下,我國面臨的國際環境出現了非常有利的態勢,我國周邊國家和地區以非常積極的態度看待我國的改革開放,面對我國的大市場,無論是日本還是其它周邊的國家包括我國的臺灣地區、香港地區(當時還未回歸)可謂垂涎三尺,他們希望利用這一大市場,實現國際分工重組,實現產業升級。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作為發達國家也盯上了我國這一巨大的市場,都希望利用我國開放的時機贏得或占領中國市場。雖說我國是積極主動加快改革開放的進程,以主動開放的姿態融入到國際社會中,但我國順利地加入到國際經濟發展的全球化大潮中不僅有主動的原因,國內大市場吸引力的原因,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有被引入到全球化潮流中的原因。中國這么大的市場脫離全球化的進程,這全球化還能是全球化嗎?

  這其中必然出現我國加入WTO的談判。應該承認,對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國際上包括美國在內無論設置了多少障礙,總體上并不是阻止我國加入世貿組織,而是要強加給我國對他們有利的條件。雖說我國是按他們的條件加入的,但因此也獲得了融入全球化浪潮中的機會,也就是獲得戰略機遇期的機會。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希望能通過世貿組織對我國進行約束,能從我國獲得更多更大的利益。

  這直接導致我國在國際關系中得到一個較為理想的結果,就是我國與世界大國的關系中處于相對穩定的態勢中,沒有明顯地敵人和對手,沒被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視為戰略對手和主要敵人,國家整體發展過程中盡管遇到過挫折和困難,都不是能影響我國崛起大局的挫折和困難,較為穩當地按計劃和平發展在這一時期是我國發展的主流,這是我國獲得較長時間戰略機遇期的重要因素。

  2,我國在改革開放中保持了較高的戰略定力是獲得戰略機遇期的第三個重要因素。

  我國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開始的改革開放并不是一帆風順的?;仡櫩梢园l現,我國那時在國際上的行事非常低調,國內普遍認同需要長時期的韜光養晦來發展。盡管西方集團從1989年后開始全面制裁我國,盡管這種制裁一直延續沒有取消,至今重點的制裁依然在發揮著作用,如那個巴黎統籌會的全面制裁中國的清單基本尚在;歐洲因制裁我國不賣武器給我國的規定仍在;更為惡劣的是美國在推翻原有的對中國在臺灣問題上的承諾、通過了那個臭名昭著的“與臺灣關系法”后,繼續當臺灣的后盾,不斷加深與臺灣的關系,不斷地出臺阻止大陸與臺灣發展關系、阻止兩岸統一的法案。(我們現在看到的美國發展與臺灣的關系并不是一種突然地變化,這種關系早就在不斷地發展中)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還是堅持對外開放,堅持發展與世界各國的關系,包括改善與西方的關系,對美國的惡行保持著一種戰略定力,應該說這個戰略定力是當時時代的產物。

  大家一定都記得當年的銀河號事件,一定都記得美國轟炸我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一定都記得南海撞機事件,一定都記得美國一直拒絕我國參與國際空間站計劃,一定都記得歐洲拒絕我國參與伽利略導航系統,面對這些對我國的屈辱事件,當年堅持把發展放在第一位,雖據理力爭自己的權益,卻沒有公開拉遠與美國和歐洲的距離,一直著眼于我國發展的長遠目標。那時我國在聯合國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做法,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的各種惡行都投棄權票而不是投反對票,幾十年我國極少在安理會投反對票。雖這有放縱以美國為首西方集團作惡之嫌,但卻避免了我國的發展受到意外的干擾,維護了我國難得的戰略機遇期的延續。

  當然,也得承認客觀上那時的中國確實也沒有能力威脅美國和他的那些盟國,關鍵是不能威脅到美國和他的那些盟國的利益。相反,他們從中國的大市場中獲益頗豐,雖然美國現在不認賬,但事實勝于雄辯。

  3,國際環境中的大國平衡是我國獲得較長時期戰略機遇期的第四個重要因素。

  一個時期以來,美國出現了一種觀點,那就是我國獲得的較長時期的和平發展時期也叫戰略機遇期是拜美國人所賜,當然,這是美國的觀點。主要指的是美國這一世界霸主及其西方集團國家近幾十年沒有把我國當成主要敵人看待。特別是當俄羅斯花了幾年時間貼向西方沒有得到應有的報答之后,突然改弦更張,再次走上對抗西方發展的道路,不再幻想成為西方集團的一員,進一步使美國一些人把中國作為主要敵人的設想再次擱置起來,或者叫放慢了對中國壓制的進度,沒有從各方面對我國進行全面打壓,沒有利用各種手段阻止我國的正常發展,把主要精力還是放在了痛打俄羅斯身上,從而使我國又持續和平發展了近三十年,按美國人的說法,這是美國又給了我國近三十年的發展機會。

  但這種觀點是不符合事實的,客觀上我國確實獲得了長達近三十年的和平發展機會,幾乎沒有受到大的干擾,但這不是美國給的,前面提到的有世界發展大趨勢的原因,有我國保持戰略定力的原因,同時還有大國基本態勢需要平衡的原因。雖然美國的一些專家學者把美國給機會當成真事來探討,疑問美國為什么會給中國這近三十年的發展機會,如果美國當年直接打壓中國,阻止中國發展,中國還能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嗎?世界上還會出現中國這一強大的競爭對手并成為美國的主要的敵人嗎?這些假設都是如果類,歷史上從不承認如果。事實是當年美國客觀上不可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對付中國身上,不可能把中國視為主要敵人。

  也就是說,美國這些人的認識從立足點上就錯了。不是美國沒有想到中國的發展,而是當時中國的發展根本不在美國考慮的范圍內。美國當年的主要敵人遠比中國麻煩,美國更多擔心的是俄羅斯,是中東。美國不得不把重點和主要精力放在那,那是美國當年的戰略重心?;仡欀忻狸P系,前期美國拉中國是為平衡蘇聯的力量,后期拉中國是希望讓我國追隨西方發展,防止出現中國威脅。

  中國當年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對美國都不是一個重大的威脅因素,都對美國整體的戰略部署的實施沒有什么影響。蘇聯解體后,出現一個獨聯體,整體上仍然屬于對抗西方的一個重要力量。這個力量如果不分化瓦解,會有今天北約兵鋒直指俄羅斯嗎?可以設想,如果當年美國及其盟國放棄他們眼前的主要敵人,放棄他們的戰略目標,轉向針對中國,且不論中國的發展步伐是不是會放慢,但蘇聯解體后的獨聯體很可能會再次凝聚起來,除了波羅地海三國之外,其它的國家可能不會被美國及其北約拉到他們的陣營中。結果就是美國及其盟國不得不面對來自獨聯體的新威脅,華約雖不存在了,可西方集團在歐洲與俄羅斯的對抗邊界仍保持在東歐國家邊界上而不是現在的俄羅斯邊界上,這會讓宿敵俄羅斯保有較大規模的同盟國和較大范圍的緩沖區,俄羅斯對抗美國為首西方集團的態勢遠比今天好得多,仍然會形成威脅美國及其歐洲的戰略格局,歐洲不會安寧,美國也不會安寧。因此,中國獲得的戰略機遇期是大國之間平衡的需要。

  換言之,當時的世界形勢美國不是不可能把中國視為主要敵人,客觀上中國確實不是美國的主要敵人,中國在美國的心中是一個較為緩期、漸進的打擊目標,且還是一個需要拉攏的對象,大國之間的平衡美國不得不顧忌。

  4,我國獲得較長時間的戰略機遇期有美國企圖在中國制造機會的因素。

  我國獲得較長時期的戰略機遇期還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因素起著一定作用,那就是美國企圖在中國制造出一種機會,一般稱之為和平演變。為此,美國對我國有一個基本的設想,他們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大好機會,通過全球化滲入中國的改革開放,為中國培養一批堅定走西式民主道路的人,這是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控制世界發展方向的舉措,屬本小利大之舉。在這一設想中,他們一方面吸引中國各方面人士到美國學習,到西方各國學習,從思想認識上來改變中國傳統的觀念,消除新中國建立后馬列毛澤東思想體系對人們的影響,把西式民主的東西重新灌輸到中國這些走出去人們的頭腦中,特別是美國還廣泛接受從中國出走的賣國者,各種分裂分子,讓他們成為在中國建立西式民主的旗手和打手。另一方面,他們利用中國的改革開放,利用中國出現的向西方學習的潮流,利用中國出現的唯西為上的極少數人,向中國輸出西式民主和早就在中國消失的各種“垃圾”,把西方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各種體系向中國推出,力圖讓中國各方面、各領域接受并建立整套西方體系,全方位地來改造中國,目標就是讓中國全面私有化。

  在美國期望的這種和平演變中,中國確實再次出現老人家說過的那種“言必稱希臘”的現象,似乎不是西方的一定就是落后的。一說市場經濟,我國某些人頂著專家的帽子大言不慚地開講西方經濟理論、推行西方經濟體系的那一套,這些人不是在外被西方洗腦就是在內接受了西方洗腦。從某種角度講,當時的中國是他們西方集團的試驗田。我國現在出現的大量美粉,精日分子,舔美、舔西分子,所謂的公知,積極宣揚貼向美國貼向西方的分子都是那一個時期從美國的“試驗田”中出產的。也就是說,美國是在為自己制造機會,而不是給中國機會。

  由于中國出現這種現象,很多人把此視為我國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弊端,可恰恰是這些弊端的出現讓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產生出某種錯覺,以為可以成功地對中國實現和平演變。

  可當中國的發展來到二十一世紀,當中國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后,當中國繼續向崛起的道路上邁進時,美國才發現中國的形勢沒有向他們預計的方向發展,拐彎了。中國沒有走向信奉西式民主的路,沒有按照他們設計的路線圖走,中國沒有掉入美國設計的圈套中,沒有按照他們的設計扮演什么窮國領袖的角色,也沒有挑戰什么雁陣模式,更沒有加入美國為首的不平等秩序,目標就是崛起,專心走向崛起。如今美國終于看清一件事,中國正在崛起。究竟是美國利用了中國的改革開放,還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利用了美國這能說清楚嗎?但能說清的是,我國前三十年的發展奠定的基礎,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我國的戰略定力以及大國之間平衡的需要才是讓中國獲得較長時期的戰略機遇期的主要因素,怎么說也不是美國的饋贈。

  二,我國如今進入戰略轉折期的主要特征是世界發展的大趨勢威脅到以美國為首西方集團的統治地位,我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客觀上成為這種威脅中的重要力量,已成為美國及其盟國的主要敵人,排在第一位的挑戰對手,冷戰將成為中美之間博弈的主要形式。

  1,我國進入戰略轉折期的第一個特征是世界發展的大趨勢對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統治地位形成威脅,我國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一個時期以來,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個客觀現實,美國把我國視為主要敵人,最近據說還成了排在第一位的挑戰對手。其實,對美國為首西方集團的挑戰絕不是只有中國。從世界的角度來看,發展中國家的整體發展早就威脅到了西方在世界上的統治地位,世界發展的多元化從本質上講就是對西方文明的一種挑戰。憑什么因為西方統治世界幾百年就把世界說成是西式的?二戰后,世界發展不是只有發達國家的進步,發展中國家同樣在進步,從那時起這種挑戰就開始了。過去有一個觀點是亞洲將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領頭羊,但這不是唯一的,后面還有很大的羊群,世界其它的地區也在迎頭趕上,金磚國家的出現是一個例子,亞洲四小龍風頭不再也說明一些問題,亞洲整體都在高速發展,世界上多數發展中國家都在發展。

  至于說到我國在其中的作用或許美國高估了。我國提倡“一帶一路”,那是與世界上很多國家進行合作,沒有這些國家的配合,“一帶一路”是不可能的。必須承認,世界多數國家的發展決定著世界的未來,而這個未來不會允許美國霸權的存在,不會允許世界任意由西方來統治,這是世界發展多元化決定的,這是世界上多數國家的發展威脅著西方的統治地位而不是中國的威脅。

  于是,就出現一個槍打出頭鳥的問題。誰是這種威脅的領軍者呢?過去是俄羅斯,現在難道不是中國嗎?這么明白的事,承認也罷不承認也可,我國是躲不過去的,在這種形勢下被視為美國的主要敵人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也正因如此,我國不可避免地就進入到戰略轉折期,退回去是不可能的,前行實現崛起是唯一的出路。

  對此,有一個問題還需要澄清。關于中美關系,中國與西方的關系上有人認為中國從來不是對他們的威脅,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中國不會去爭什么世界霸權,世界統治地位等等,非常正確。但這不等于說客觀現實也是這樣的。主觀上中國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爭霸是無庸置疑的,中國不可能去勞那個神,但中國的發展,由于體量的龐大,主觀上不存在的威脅不等于客觀上對西方集團沒有威脅,客觀上中國不存在爭霸的可能性不等于西方集團的霸權不會喪失。這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必然要把中國視為主要敵人的最主要因素。

  我國已進入戰略轉折期很多人總是不相信或者是不愿意承認。問題是客觀現實比主觀愿望更值得重視。前些日子,我國還只是被稱美國的主要敵人,近日升級了,被稱為美國的唯一挑戰對手。為什么呢?美國擔心中國崛起啊。從這一角度來看,我國當年即使走西式民主的路美國肯讓中國崛起嗎?蘇聯解體后,俄羅斯愿意引入西式民主,愿意融入西方體系,美國及其西方集團國家卻不答應說明了什么?世界大國博弈的本質不在什么意識形態,不在什么民主形式,不在什么制度,重要的是任何國家都不能走在西方前面,重要的是中國不能崛起,都得在美國的領導下不能超過美國。如今把中國當成主要敵人,全面壓制中國,全面打擊中國,為的是什么?中國人民?世界人民?笑話,不就是怕中國崛起超越美國嗎?

  對大國博弈來說,美國不是僅僅為推銷他們的西式民主這么簡單,他們是要瓦解大國。對蘇聯是這樣,對俄羅斯是這樣,對中國也是這樣。不管中國走什么路,中國成為美國的主要敵人是一種必然趨勢,這讓中國必然進入到戰略轉折期。

  2,我國進入到戰略轉折期的第二個重要特征是正在面對美國全方位打擊,全領域攻擊,中美之間進入冷戰時代。

  過去,美國對我國的基本方針很多人形容為遏制、騷擾、接觸、利用,雖干涉我國內政并沒有中止,但沒有把我國看成是他們的主要敵人。如今,情景完全變了。從奧巴馬開始出現的戰略轉移到今天特朗普的印太戰略,美國對我國的方針已變為全方位打擊,全領域攻擊,而其中的軍事威脅頻繁地出現在家門口。美國偵察機、軍艦抵近領海領空,不時竄入領空領海,航空母艦打擊群輪番到東海、南海滋事。這在前些年是沒有過的。軍用偵察機已抵近我國廣東近海78公里,用國際通用的海里表示是42海里多點啊??焱Р坏揭粋€小時,飛機眨眼就來呀,這種挑釁是不是太過猖狂?我國已面臨新中國剛成立時的那種態勢。

  可以認為美國包括西方集團已重新拾起對蘇聯的做法來對付我國。大家知道,美國在冷戰時期對蘇聯開展過大規模的各種形式的打擊,其中的科技戰,壓制蘇聯的科技發展的這一做法如今也運用到中國身上?,F在大家終于清楚了,美國不是壓制一個華為,而是要全面壓制中國企業和中國科技的發展。近來美國在互聯網、通訊領域的一系列作為不是冷戰是什么?而美國在政治、經濟領域對我國的攻擊與當年攻擊蘇聯是如出一轍啊,不是冷戰是什么?蘇聯當年恐怕都沒有得到美國這么多的“厚愛”。

  一個時期以來,很多人都反對中美之間開展冷戰,這包括美國的一些政客和學者專家,但美國這屆政府的主流,美國統治階層的主流卻是早已發動了針對中國的冷戰。當然,很多人不肯承認中美之間已進入冷戰時代,也不相信中美之間可能發生熱戰??煽陀^上他們的不承認卻無法解釋當前中美之間發生的一切變化。世界上多數國家大概都不希望中美之間出現冷戰,我國也從不希望中美之間走到這一步,但中美之間的冷戰還是出現了。既然出現了我們就得承認,就得相信。過去反復強調過,中美之間的關系原本就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關系,準確講就是不正常的關系。

  說不是冷戰,美國卻長期不間斷地干涉我國內政,如今還公然支持臺獨,公開阻撓我國的統一大業,這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俄羅斯打車臣、打格魯及亞、收克里米亞,美國在之前、之后叫囂的聲音很大,但干涉的動作一點沒有,嘴炮打得很響從沒有行動??稍谂_灣問題上、在東海釣魚島問題上、在南海問題上,美國原本是不怎么叫喊的,現在變成是釣魚島在美日安保范圍內,南海主權不屬我國,公開支持臺獨,甚至要通過什么“臺灣防衛法”這不是干涉的叫囂,這是搞了一系列的實際動作,這是比冷戰還嚴峻。

  客觀講,美國對我國開展冷戰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承認它不會加劇什么,它反映的是當前中美之間的現實態勢,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美國干涉中國香港內政,干涉中國新疆內政,干涉中國西藏內政,干涉中國東海事務,干涉中國南海事務,干涉中國臺灣事務哪一件不是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這難道不是早就冷戰了嗎?美國與蘇聯開展冷戰干涉過蘇聯的什么核心利益?我們甚至可以說中國面臨的不是戰略轉折期,而是進入一個中美之間的戰略對抗期。美國在很多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在干涉中國內政上、在疫情防控上公開造謠,對我國進行污蔑,這在美蘇冷戰時是沒有的。

  3,我國進入戰略轉折期不是只與美國開展冷戰,而是要面對美國率領下的很多西方集團國家的全面狙擊。

  過去,我國對西方集團干涉我國內政,針對我國進行的各種騷擾最常用的一個詞叫西方敵對勢力,那可以稱為是一小撮?,F在變了,已不是西方敵對勢力的問題,不是一小撮,而是敵對國家的問題。當然,在國際上、外交上還不能公開這么講,但這卻是事實。在針對中國的問題上,西方集團的主要國家不是美國公開把中國視為敵人,其它的國家也都跟著美國的指揮棒起舞。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法國包括德國都借口香港問題、南海問題、新疆問題、安全問題加入反華大合唱,下一步我們一定會看到他們也會跟著美國在臺灣問題上作妖。

  在孟晚舟的問題上,一般認為是加拿大屈從美國的要求,但事情并不簡單。那是利益共同體,是五眼聯盟??梢赃@樣理解,加拿大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場很“堅定”,不是單純跟美國跑。很多人總是以為美國之外的這些國家也就是針對中國某個問題來當個攪屎棍,如果真的是這樣問題就不復雜了。問題是他們的目標與美國的目標是一致的,他們都看到一個問題,中國的崛起對他們統治世界的危害是太大了。西方世界企圖對世界的統治還沒有完全實現可能就壽終正寢了,這是他們最不愿意看到的。我們說我國已處在戰略轉折期,不是說美國把我國當成主要敵人,而是整個西方集團在集體行動。很多人都在擔心,美國在南海生事,澳大利亞、英國甚至法國很可能都會加入進來,過去,美國之外的國家有到南海來攪局的嗎?而印度也有可能在邊境攪局,日本你能說他不跟著美國跑嗎?

  可見,中國崛起的影響太大了,改變了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他們對中國的崛起負面看法太大,不是他們不客觀地看待中國崛起,而是中國的崛起影響到了他們的根本利益,影響到了他們曾經幻想的再度全面統治世界。為此,他們必然要改變過去對中國的態度,雖說中國的崛起并不是他們想像的那么可怕,對他們全是不利的,他們還是怕中國崛起,堅決要阻止中國崛起。

  不過,世界總是要變的,西方文明統治世界太久了,改變是正常的。恰恰就是這一點他們不愿接受,他們不是不愿意接受中國崛起的現實,而是他們不愿世界因此而改變走向,不愿看到他們不可能再統治世界。

  于是,中國的崛起很自然地就面臨了西方世界的全面狙擊,也就是中國不得不進入到戰略轉折期或者叫戰略對抗期。美國的那個國務卿為什么公開宣稱在中國的“試驗”失敗了?那是他自己的說法,有人說他在學前輩對蘇聯的做法來對付我國,這大概說得準確。重要的是他在發號召,是要求盟國們、西方集團的所有國家都集合在美國的旗幟下圍剿我國。

  也正因為如此,我國絕大多數人都非常清醒地看到了我國進入戰略轉折期的這一現實。

  總之,我國不需要擔心進入戰略轉折期,這一時期早晚都會到來,也不需要擔心進入戰略對抗期,這一時期早晚也會到來,中美之間爆點很多,而美蘇之間沒有這么多的爆點,這是中國與蘇聯最大的區別,我國必須清醒認識到這一危險性,前提是先要認清當前我國不再處于戰略機遇期而是處在戰略轉折期的態勢。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