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余茂春現象”警示要立法懲辦漢奸賣國賊

2020-07-28 11:30:50  來源: 獨立評論員郭松民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01

  —

  最近,一個名叫余茂春,看上去像是“中國人”的美國人浮出水面,并成為新聞輿論的焦點。

  說他是美國人,是因為他的確擁有美國國籍,現在又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及規劃顧問”。據《華盛頓時報》報道,美國目前采取的很多敵視中國的政策,如強化對中國分裂勢力的支持、建立所謂“民主國家聯盟”發起新冷戰、以莫須有的“竊密”罪名迫害在美國的中國訪問學者和留學生等,都是出自他的建議。

  說他是“中國人”,則是因為他生在中國(安徽),長在中國(重慶),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還有一個中國人的名字。

  余茂春在中國享受了免費的大學教育(南開大學),接著公費留學美國,但學成后滯美不歸,最終入籍美國。

  無論如何,中國對余茂春有生養之恩、教育之恩,你到了大洋彼岸,不思報國也就罷了,但卻成了一條反噬自己祖國的毒蛇,這樣的人,無以名之,只能將其稱為漢奸。

  什么是漢奸?凡是背叛中華民族、背叛祖國者皆為漢奸。

  02

  —

  也許有人會提出疑問,余茂春已經是美國人了,再說他是漢奸,合適嗎?

  當然合適,而且恰如其分。

  這其中的理由就在于,他曾經是中國人,現在卻在干著反對中國、反對中華民族的勾當,這種行為,不是漢奸又是什么呢?

  在今天這樣的全球化時代,許多人會出于各種原因出國留學、經商、乃至移民,對這樣的行為,我認為屬于個人權利的范疇,一般我們不必給予道德譴責。

  但是,對移民到其他國家的原中國人來說,有一條底線是不能突破的,那就是不能從事危害中華民族的活動,不能與中國為敵,哪怕加入了所在國的軍隊,也應該拒絕參加針對中國的軍事行動,否則話一旦被俘,就一定會被中國視為漢奸,就無權受到日內瓦公約的保護【點擊閱讀】。

  漢奸呂超然,在朝鮮戰場上利用會說中國話的優勢欺騙志愿軍并造成志愿軍傷亡。

  03

  —

  必須指出,余茂春并不是一個孤立的個案,而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現象。

  從八十年代以來,浸淫在自由主義話語中的許多人,都把美國的所謂“普世價值”置于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之上,那種“中國必須做300年殖民地”的論調在自由派知識分子中頗有市場。

  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一位著名大學的副教授寫了一首詩《當兵就當美國兵》,似乎成為一個漢奸是非常“光榮”、甚至非常有“激情”的一件事。

  當然,還有更多的人,當漢奸是為了利益,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

  如果我們再把眼光放到抗戰期間,就會發現漢奸數量之多,舉世罕有其匹。國民黨軍“降將如毛,降兵如潮”,都變成了漢奸,協助日寇作戰的正規偽軍數量上百萬,加上地方雜牌偽軍,總數超過二百萬之眾。

  04

  —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已然來臨。

  為了遏制“余茂春現象”給中國造成的危害,應盡快恢復憲法中“懲辦賣國賊”的規定。

  早在抗日戰爭初期,毛主席就指出:“前線的將士,驚嘆漢奸之多與損害作戰之大,早已異口同聲。長期抗戰中如不肅清奸徒,將不能設想戰爭的勝利”。1938年,我黨就積極促使國民政府頒布了《懲治漢奸條例》,并隨即頒布了《陜甘寧邊區懲治漢奸條例》,我黨領導下的各地方政權也都出臺了相應的法令。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共先后制定了四部憲法,在1954年、1975年、1978年通過的三個版本憲法的相關條文里,都有“懲辦一切賣國賊”的規定,只是在1982年憲法中,“懲辦一切賣國賊”這一規定被刪除了。

  當年刪除這一條款,也許有特定歷史條件下的考慮,但今天,形勢要求我們恢復這一條款,并根據這一條款,制訂相應的《懲治漢奸法》。

  類似余茂春這樣的人,一旦進入我國法律有權管轄的范圍之內,即可以根據這一法律以漢奸罪予以逮捕,并提起公訴。

  05

  —

  漢奸必須被應該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岳飛墓門的下邊有四個鐵鑄的人像,反剪雙手,面墓而跪,即陷害岳飛的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四人。

  跪像的背后墓門上有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反映了人民對民族英雄的景仰和對賣國賊的憎恨。

  中國是一個以歷史評價代替宗教信仰的國家,歷史對秦檜的評價也是有威懾作用的,所以清朝一位秦姓狀元有詩云:"人從宋后羞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盡管余茂春在美國靠著反華榮華富貴,但他家鄉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做點什么呢?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