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微博天下

左大培:封殺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2020-05-08 08:21:13  來源: 烏有之鄉   作者:左大培
點擊:    評論: (查看)

  我2013年在新浪微博上開了一個賬號為“左大培1952”的微博,一直堅持寫作。但是這個微博在2019年10月16日被封,此后我再不能在這個微博中發表東西,他人也無法閱讀這個微博。事后回想起來,那天我的微博被封,其實在那天之前就有事先的預兆。封殺的這種預兆就是在我微博下的攻擊性評論,這些評論不是一般的反對和批評,而是表示了仇恨和壓大帽子封口的欲望。當他們看到無法讓我不反駁又辯不過我時,就很自然地跑到網管部門去告狀,以羅織的罪名封殺了我的微博。

  自我開始發表微博以來,對我微博的評論大多表示贊成我的觀點,有的評論甚至進一步發揮了我的論點。當然也有一些評論反對我的觀點。對那些實事求是的討論,我很愿意傾聽,而簡單的咒罵通常得到回應的是被我刪去其評論。5年多前香港占中動亂時曾有一批評論因我批評了賀衛方而對我進行謾罵,我很清楚這是一股敵對勢力。但是最近兩年,我發現許多謾罵我的評論明顯地是美狗走狗的狂吠,他們一般都在美國攻擊其國際上的敵手時發聲,因此我很快就將他們視為受了美國外事部門的指派。這種疑似美國走狗的評論在去年夏初就消失了,以致當去年10月初新的咒罵性評論出現時,我還以為是美國外事部門的打手們又出動了。但是后來的事實證明,這是藏在我們內部的敵手,正是他們策動封殺了我的微博。

  封殺我微博的行動如此開始醞釀:

  我最近兩年多次批評降低進口關稅的錯誤政策,2019年9月出現了一個為降低進口關稅辯護的評論:

  -----秋遲白

  降低關稅是對國家制造的自信、也是一種激勵企業創新的動力,增加進口也是加強雙邊貿易關系的融合,只要我們買得足夠多,市場越大越有說話的權利。這樣才有真正的經濟制裁能力,才沒有人敢搞小動作。

  9月21日我轉發了這條評論并回答說:

  曬曬開放屈膝派的典型胡說。這傻冒一定沒看過我前幾天對德國的評論。說降關稅買得多就沒人敢搞小動作,是不是腦殘了?你們降關稅一年多了,德國總理還跑來要優惠,可德國人不還是表示支持港獨嗎?弱肉強食的西方人一定把降關稅視為示弱。晚清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不是激發外國人進一步入侵差點亡國嗎?想叫外國人不敢搞小動作,起碼應誰小動作就提高誰的產品關稅禁止其投資。

  我反對降低進口關稅是為保護民族產業,我的微博里一直在大聲疾呼要保護民族產業。這也引來一個評論:

  -----暖男笨笨蠡

  還保護民族產業?別人都怕我們搞他們的民族產業了。

  9月21日我轉發了這條評論并回答:

  還是別那么不自量力地自大為好。中國民族產業強的還基本集中在低技術產業上,高技術產業的主要問題還是如何趕上世界先進水平。你問問中國的機械加工產業使用的高檔機器設備都是誰造的?你的民族產業造的汽車能壓倒外國車嗎?你能不能不用境外造的芯片?醒醒吧,趕快保護和發展高端的民族制造業吧!

  在這之前,我曾經發過下面這條微博:

  中國當前需要的是提高汽車高端設備芯片等的進口關稅以鼓勵這些行業的民族制造業發展,但限于加入WTO時的承諾和現有經貿協議而難以實行。美國發動貿易戰給了這樣作的最好機會,本來就該毫不讓步地把與美國的貿易戰打到底,趁機提高平均關稅水平。這樣中國就會很快成為真正經濟強國。開放派卻降關稅開放外企進入造成經濟下行壓力

  在這條微博下竟出現了評論來罵我。顯然這種評論只有那些主辦了降低關稅的洋務官員才有動力寫。因此我在9月22日重發了上邊的微博并寫道:

  開放屈膝派到這條微博下叫罵,顯然是因為它揭露了這些人出賣中國利益討好外國的本質。

  我在9月22日寫的另一條微博回應了評論中的叫罵:

  剛發了一條應當提高平均關稅水平的微博,就有一個評論來大罵,說提高關稅會讓外國說我們不靠譜,還說我是特務。這種說法要以犧牲中國經濟討好外國,典型的量中華之物力討與國之歡心的賣國腔調。提高進口關稅傷害了外國利益,哪國的特務會主張這個?我已作了最大的忍讓,盡量不給那些要討好外國者上綱上線。既然這些開放屈膝派非要講特務問題,那我就不客氣了:我一直懷疑降進口關稅開放外企進入的主意是西方的特務提出的,不然怎么會干這樣傷害中國經濟專利西方的事。要討好西方再讓德國支持港獨的怎么會不是西方特務?

  此后再無評論拿上述微博說事。但是根據其口氣我相信,那個竟能把我想象成特務的寫評論者應當是主辦了降低關稅的洋務官員。我揭了他為外國人辦事如此靠譜的老底,他當時不回應,并不意味著他們就會善罷甘休。一個很大可能的事,就是這個罵我是特務的人及其同伙從此開始收集材料,致力于封殺我的微博。

  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70周年,我于2019年9月30日發表了下述微博:

  中國人民共和國誕生70周年了。共和國的創立者們確立了使中國經濟騰飛的基本路線:大力發展公有制經濟,國家制定和執行推動產業發展的經濟計劃,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建立和完善獨立自主的產業體系,經濟問題上自力更生為主,借助外力為輔。最近40年不斷掀起背離這基本路線的逆流,結果都是給中國人民造成巨大損失。

  接著我在2019年10月1日發表了下面兩條微博:

  建國70年成就巨大,現在需要端正路線經濟再出發。首先應全力發展國防科研和生產,從有所為有所不為變為全面有為,以國產裝備使國防裝備全面達到世界最高水平,用軍備競賽來拖垮美國;其次應向芯片之類的高科技產品全產業鏈投資,自己滿足對這些產品的全部需要;第三應全力推進高端機床的研發制造,全面趕上和超過德國日本;第四應大力扶助民族汽車產業,徹底改變民族汽車企業的弱勢面貌。為此應提高這些產品的進口關稅阻止外企進入。

  慶祝建國70年表彰和贊揚了很多人很多事,卻不見有人提及大寨和陳永貴,只見帶頭大包干的手印在揮舞。那些帶頭大包干的至今還是吃救濟的困難戶,提他們不覺得丟臉嗎?把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愛國家愛集體的典型打進地獄,把信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肯拔一毫利天下的落后群眾捧到天上,這是為國家嗎?不理老實肯干的專捧偷懶?;?,連私營老板也不會這樣干!

  10月1日發表的這兩條微博都很快引發了咒罵我的評論。這表明,后來封殺我微博的那些人已經盯上了我。

  罵我10月1日的第一條微博的評論反的是我的這一觀點:應當用軍備競賽來拖垮美國。實施我的這個觀點,對美帝國主義打擊最狠。但是罵這條微博的評論卻想出一個最顛倒黑白的說法:說我是美國間諜,想用軍備競賽拖垮中國,理由是前蘇聯就是被美國的軍備競賽拖垮的。我在10月2日寫出了下述兩條微博,以充分的事實駁斥了這種栽贓陷害:

  一說用軍備競賽拖垮美國就有來罵我是美國間諜的。我懷疑其實他才是來施反間計的。這些表面上的開放派重復的是搞垮蘇聯的美國佬編的謊言:美國用軍備競賽搞垮了蘇聯。其實是不搞軍備競賽的人使蘇聯解體。蘇聯真與美國軍備競賽時美國被越戰搞得節節敗退,蘇聯則步步擴張。戈爾巴喬夫改信普世價值與美國簽中導條約想不搞軍備競賽,消滅蘇聯凝聚力才使蘇聯解體。

  蘇聯最盛時人口與美國差不多,人均物質產出為美國一半。以美國一半的總產出要維持與美國一樣的軍事裝備當然感覺負擔過重。中國現在GDP已超過美國一半,制造業總量已超過美國,只要中國人均GDP達到美國一半,GDP總量就比美國大一倍,按GDP的同樣比例搞軍備,中國軍力應為美國的兩倍??紤]投資時期性現在大搞軍備都有點晚了。

  擺出這些事實已經足夠使反對擴充軍備者無話可說。因軍備競賽罵我者因此閉嘴了兩天。但是我還需要把這方面的道理進一步講清楚,于是我在10月4日的兩條微博中說:

  今天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仍然比美國高一倍多,但是已經比過去低了3個百分點。保持高速經濟增長在經濟總量上趕超美國的關鍵是加快技術進步的速度,大搞軍備競賽正是加快技術進步的重要手段。這軍備競賽首先是自己研發和生產最先進的武器裝備,要通過它把芯片和尖端機床等最高級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帶起來。

  中國每年的經濟增長率仍然比美國高3個百分點,按現在的經濟增長率發展下去20年內中國按當前匯率計算的總產出也會超過美國。如果軍費占GDP同樣比例,那時中國軍費將超過美國。應當將這些軍費主要用來研發和生產最先進的武器裝備,美國有的我們一定要有,美國沒有的我們也要有。搞不起這種軍備競賽的是美國。

  這以后還出現了新的反軍備競賽的評論:

  -----無盲123

  中國決不能跟美國搞什么軍備競賽,“軍備競賽”中國搞不起!

  這種論調我早已用數據駁倒了。因此我在10月6日轉發這條評論后寫的新微博中只是重申,搞不起軍備競賽的是美國:

  反軍備競賽的人就是這么連起碼的數據都不看就瞪眼胡說。再說一遍:是美國搞不起軍備競賽!我就在這里向美國叫板:不服咱們就搞個軍備競賽看看!你看美國人敢應聲嗎?

  顯然我講的道理使美國人也明白了他們搞不起與中國的軍備競賽。于是美國的代言人開始寫評論說緩和的軟話:

  -----晨鐘挽風

  兩國還沒到全面破裂那個地步吧

  10月5日我轉發評論回答說:

  這評論針對的是我微博中的下述主張:建立與美元脫鉤的易貨貿易雙邊結算體系,大力進口伊朗委內瑞拉原油發展對朝鮮貿易。這評論把事說反了:現在不是中國是否與美國全面破裂的問題,而是美國逼中國與朝鮮伊朗委內瑞拉全面破裂。忘了美國以什么理由要抓孟晚舟嗎?我的結論是,寧肯與美國全面破裂,也要支持朝鮮伊朗委內瑞拉!

  這美國代言人還真有外交家的風范,繼續發評論灌迷魂湯:

  -----晨鐘挽風

  是否可以換一種思路:深度理解美國為什么決心逼中國與它全面破裂,再有的放矢化破裂趨勢為合作前景,竊以為那樣更好。曾經也有中美對抗,后來改革開放也合作了幾十年,中國經濟空前繁榮。

  10月5日我當即回答這個評論說:

  別幻想了??次医窈髱滋燹D述的世行經濟學家論述就知道美國為什么要反華,再想知道多點就去讀我的混亂的經濟學一書。要是當年不死乞白賴要加入WTO搞什么出口導向經濟發展,不與美國合作依賴美國,美國的仇華情緒還可能低些。要想美國人徹底不反華,那你就別發展,別強大,別收回香港臺灣。我當年就說過,在歐美這種弱肉強食者眼里,你富強本身就是罪,你就應該作一個它想怎么揍你就怎么讓它揍的窮鬼

  這美國的說客還真不依不饒,到底暴露出自己是美國貿易戰談判代表的代言人:

  -----晨鐘挽風

  進口美國產品也是滿足國內需求。犧牲國內需求抵制美國產品就是犧牲民生,而且招來美國不滿,然后又去軍備防侵略,這是何苦?

  我在10月6日發表的微博中轉載了這條評論,并發表微博說:

  我說美國統治集團最怕中國與它搞軍備競賽不進口美國產品,下邊的評論就是它為迷惑中國造的典型輿論。有腦的人說說它荒謬在哪里?

  我很少這樣耐心對待反我的評論,現在終于讓它暴露出是美國人的說客。美國侵略中國是不進口美國產品造成的嗎?美國售臺灣武器就是侵略,它什么時候停止這種侵略了?美國一直敢這么干,就是因為中國軍力不夠強大。中國最需要的是強大的軍力,要大到把向臺灣運武器的船打到海里美國也不敢吱聲!告訴你美國主子,我知道你就是美國人怕中國搞軍備競賽不進口來作游說。我不會再讓他們妖言惑眾。

  由于認定反軍備競賽者是美國外事部門的說客,我還在10月6日的微博中說:

  5月之前凡是美國在外交貿易上有什么大動作,總會派走狗到我微博下的評論中叫幾聲。但5月之后美狗不到我這里叫了。后來我才明白,可能是指揮他們的外交官們把精力都放到鼓動香港動亂上了。近幾天美狗突然又到我這來叫了??磥硇乱惠喺勁性诩?,他們再不能忍受我限制美國產品進口打壓美企軍備競賽的言論了。

  此微博貼出后,當晚來了五六個罵我的評論。于是我又在10月7日寫出了下述微博:

  昨晚突然來了五六個罵我的評論,全被我刪掉了。這些美國走狗在搞聲東擊西。他們故意不提為什么來罵,但我很清楚。因此把惹跳美國走狗的重發一遍:

  -----10月6日

  要想美國人徹底不反華,那你就別發展,別強大,別收回香港臺灣。我當年就說過,在歐美這種弱肉強食者眼里,你富強本身就是罪,你就應該作一個它想怎么揍你就怎么讓它揍的窮鬼

  此后再不出現要討好美國反對搞軍備的評論,于是我在10月9日的一條微博中總結說:

  國慶那天說了聲要與美國軍備競賽引起美狗想封我口的狂吠。他們聲東擊西想用評論我談文革的微博把我的談論從軍備問題上引開,卻正中我下懷讓我有機會說了一番我在文革中的感受,當然我也沒上他們的當而繼續大講應當與美國軍備競賽。他們還想用言論自由之類的詭辯把我從搞軍備問題上拉開,于是我刪掉了他們的評論揭穿了他們的陰謀繼續大講軍備問題。結果是他們再不發聲。這反倒使我益發看不起這些美狗:你們為正義而戰的精神哪去了?評論被刪不能據以向主子領賞就不為正義寫點東西啦?

  不過現在我也承認我可能有誤判。這可能的誤判是:我把反對搞軍備的只視為美國外事部門的代言人,不認為他們會把手伸進國內的網絡管理部門?,F在看,封殺我的微博也有可能是這些大罵我要搞軍備競賽的人努力的結果。

  我10月1日寫的為大寨鳴不平的微博也招來了謾罵的評論,而且引起了一場爭論。我在10月2日發表的兩條微博中回答說:

  為陳永貴和大寨講了句話就激起仇左者暴跳,還質問我想餓死農村人嗎。這種人先回答我的問題:伱知道大寨餓死了多少人?大寨沒餓死人你那餓死了人,只能怪你那落后!領導當年也真多余叫你們學大寨,就讓你們單干下去愛咋咋地。今天補貼和宣揚小崗更是混蛋,落后要飯的還成學習榜樣了?哪個國家那樣能好?

  當初搞分田單干的改革派清算大寨說大寨不是自力更生,我仔細看他們的指控,沒見到大寨被樹為全國典型前借過什么外力,只見到說70年代后派過部隊幫助秋收或雨后救災。以我在農村干活的經驗,這種外援對大寨農業生產作用不大。今天有評論說大寨也是靠別人,不知說這話的人又掌握了什么新材料?能量化地說說這種外力對大寨經濟起多大作用嗎?

  其實在這次有關大寨的爭論中,多數評論支持我的觀點。因此我在10月3日轉發了下面幾條評論:

  -------普通一兵201955

  //@陳文平的微博: 回復@用戶馬張豪:一個積極進取的領導下面一定是一群敢于開拓奮斗的勞動者,一個自私自利的領導下面一定是一群窩囊的懶漢,把懶漢們樹成先進榜樣只能是自取其辱!

  ------首席經濟學家

  中國歷史上分田單干兩千多年都解決不了吃飯問題,他們分田單干幾年就解決吃飯問題了?某 人就是摘桃子!!!是誰大力掃盲普及文化知識提高人口文化素質的?是誰培養赤腳醫生解決農民的基本醫療的?是誰大修農田水利建造大批水庫的?是誰大力組織力量培育良種的?是誰搞四三方案解決糧棉爭地的化肥的?是誰提出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的?

  10月4日我又發表微博說:

  部隊幫大寨修的軍民渠當然對大寨的農業生產有很大好處。不過據我聽說,修這渠是在大寨的經濟建設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就被中央樹為全國模范之后。我歷來討厭給先進典型吃偏飯,因為那會使先進典型失去說服力。但是特殊照顧帶頭單干的就不是給先進典型吃偏飯的問題了,那是鼓勵落后。轉發評論:

  中流擊水三千里:那時軍隊幫著秋收、救災是常態。//@svdzrb3353: 那時軍民一家,不論城市、農村,是凡當地有駐軍的,都得到過軍隊的幫助,不應該把軍隊幫助大寨,當負面宣傳。//@鐳射A:另外,部隊對大寨的幫扶,除了“幫助秋收或雨后救災”,更主要的是幫助修建軍民渠

  10月5日我又轉發了一條十分精辟的評論:

  ------勇往直前00566

  寧愿餓死寧愿逃荒要飯也不在一起干活,這是什么精神?這是小崗精神

  10月7日我還轉發新的評論:

  -------//@花好月兒圓1711: //@青川82233:大寨自然條件比小崗村差多了,但是大寨人靠著艱苦奮斗自強不息的精神,不僅沒有要國家的救濟糧,每年還向國家交糧。小崗比大寨,地下天上之差別。一個混吃等死的小崗村怎么可以是先進?私分帶頭人說:全村一共120多人,跑了六七十,餓死六七十,還剩百來人

  這期間一直有評論支持我關于大寨的觀點,為反大寨而大罵我的評論卻不再出現。我當時以為他們已經理屈詞窮無話可說了,沒想到寫這種評論的人卻會干更陰的一手?,F在我相信,他們接著就轉向網絡管理部門去作工作,是封殺我微博的黑手之一。為大寨的事大罵我的人當然會給我扣上“反對改革開放”的帽子。他們用這個標簽來把我邊緣化已經有近20年了。這一次他們更是會揮舞這根棍子來封殺我的微博。

  10月1日之后,那些想封我微博的人顯然已經在采取實際行動來給我羅織罪名。最順手的罪名當然是近些年美國走狗們最愛叨咕的“文革余孽”。于是就出現了一個怪現象:突然有人翻出了我遠在2013—2014年寫的有關文革的微博,目的當然是要證明我是“文革余孽”。

  2013—2014年網上曾經熱議:當年的一位著名老紅衛兵頭頭為自己在文革中的行動道歉。我當時就在微博中表示,我也是那個時代的紅衛兵,但我不道歉。我在文革中既沒有打過人也沒參加過武斗,因此沒理由道歉。我說,我在文革中寫過大字報,那是我言論自由的權利,我必須捍衛這個權利。當時也有評論力圖反駁我,反而暴露出寫評論的人不過是想取消發表捍衛社會主義言論的自由權而已。顯然,正是寫這種評論的人的余孽策動了封殺我的微博。

  在2019年我微博被封殺之前的幾個月里,我并沒有在微博中再提及文革。在2019年10月對我微博的評論中重提文革之事,顯然是有人在組織重新審查我的全部微博,收集我的罪狀,以便封殺我的微博,甚至對我進行更嚴重的迫害。這是封殺我微博的最清楚的預告。但是我沒有絲毫退縮。我在堅持真理上從來就不會讓步。對那些翻出我在2013—2014年寫的有關文革的微博而寫的評論,我在10月4日的微博中回答道:

  我在微博中說過文革我既沒有打過人也沒參加過武斗因此沒理由道歉。翻出我這條微博的人來了這么個評論:

  -----很煩的貓咪

  不對吧,你有沒有奪權的行動呢?

  ----左大培回答:當然沒有。我對當官管人從來就沒興趣。我到現在都熟記毛主席的教導:我們共產黨人不是要當官,而是要革命。我當過的官,包括在軍隊中當個小班長,都是領導不征求我的意見指派的。我當過的最大官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室副主任,副處級。我一開頭就視它為純負擔,很快就找個引子向領導鬧事辭掉了。我最鄙視那些整天鬧民主自由的人,就是因為他們不過是想當官發了瘋,要找一條美國式的造反奪權捷徑而已。也因此我對我們當年的造反派頭頭們沒有很多好感。

  10月4日我還發了下述評論:

  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夜的評論竟討論到我與文革的關系上了。想知道我在文革中干了些什么嗎?仔細看一下我的全部微博,我在文革中就是這樣干事情的。

  10月4日我的微博下邊冒出了許多有關文革時狀況的評論,我明白這正合乎要整我的人的目的:他們要把大家關心的重點轉向有關文革的舊事,以便使人們忘掉我要討論的是當前的社會主義建設的經濟路線。10月4日我還在微博中轉發了對我文革時情況的談論:

  -----丁一凡2019

  博主還沒有到可以打人的級別,當個小頭也沒資格,最低也要任大炮的水準。

  -----左大培回答:情況不是如此。1966年我雖然才14歲,但不知怎么就成了我校造反派紅衛兵的常委,還參加旅大造反派紅衛兵主義兵大中院??傊笓]部成立籌備會議討論成立事宜。我后來是不愿當頭頭自己消極了。我還親眼見到自己的同年級同學打校領導老干部取笑。我雖然沒制止他們,卻極受震動對當時的場景終生難忘,從此認定不能鼓動十幾歲的孩子為所欲為。

  對我的這條微博,有評論說:

  [email protected]依依的1985: 暈,原來還真的有打校領導的?這些人確實不像話

  10月4日我在微博中回答這個評論:

  就我所見,不管是造反派還是保守派的紅衛兵,不是所有的紅衛兵都打人,甚至多數紅衛兵沒打人。我見到的那次打校領導取笑,顯然是小孩子把打人當開心取樂。覺得那兩個同學平時都是不壞的孩子,平民子弟

  此后在對我微博的評論中關于文革的討論也平息下去了?,F在看來,那些挑起這次討論的人并沒有停止行動,而是在背地里繼續編造罪名以進一步對我進行迫害。他們在公開的辯論中沒有占到便宜,就轉向幕后作工作以圖首先封殺我的微博。

  前邊已經說過,10月6日晚突然來了五六個罵我的評論。當時我認為寫這些評論的是因為我主張與美國對抗,所以我在10月7日寫微博說:

  昨晚突然來了五六個罵我的評論,全被我刪掉了。這些美國走狗在搞聲東擊西。他們故意不提為什么來罵,但我很清楚。因此把惹跳美國走狗的重發一遍:

  -----10月6日

  要想美國人徹底不反華,那你就別發展,別強大,別收回香港臺灣。我當年就說過,在歐美這種弱肉強食者眼里,你富強本身就是罪,你就應該作一個它想怎么揍你就怎么讓它揍的窮鬼

  因為此后再不出現要討好美國反對搞軍備的評論,所以我在10月9日的一條微博中總結說:

  國慶那天說了聲要與美國軍備競賽引起美狗想封我口的狂吠。他們聲東擊西想用評論我談文革的微博把我的談論從軍備問題上引開,卻正中我下懷讓我有機會說了一番我在文革中的感受,當然我也沒上他們的當而繼續大講應當與美國軍備競賽。他們還想用言論自由之類的詭辯把我從搞軍備問題上拉開,于是我刪掉了他們的評論揭穿了他們的陰謀繼續大講軍備問題。結果是他們再不發聲。這反倒使我益發看不起這些美狗:你們為正義而戰的精神哪去了?評論被刪不能據以向主子領賞就不為正義寫點東西啦?

  現在看來,我當時低估了敵情。寫10月6日晚罵我的那五六個評論的,可能不僅僅是反對搞軍備與美國對抗的,而且還可能有反大寨罵我不改革開放的,更可能有那些大講文革要給我貼上文革余孽標簽的。其實罵完后他們就轉移了陣地,致力于向網絡管理部門作工作以封殺我的微博。

  這期間有評論談到中石油如何屈服于美國壓力,我在10月8日的一條微博中就此評論說:

  事情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美國又欠下一筆帳。主政者為何不反擊?對可樂沃爾瑪保潔實行報復性制裁易如反掌,怕傷了誰的利益?轉發評論:

  -----蜀人生

  中石油受不了美國制裁,宣布退出在伊朗的開采計劃。中石油和法國道達爾于2017年7月與伊朗簽署為期20年協議,內容是開發南帕爾斯氣田。但在美國對伊實施制裁后,道達爾去年退出該項目,中石油仍堅持不退。但在9月美祭出對中遠海能制裁后,中石油恐遭制裁,不得不宣布退出。

  10月9日我又發了一條微博總結性地重申兩年來我有關中美貿易戰的一貫觀點:

  大可讓中美貿易談判無果而終,把與美國的貿易戰繼續下去。凡是美國能接受的談判結果對中國都弊大于利,遠不如讓美國把關稅一直提高下去中國也停止進口美國產品。中美雙方都把從對方進口降到零,對中國的直接不利影響也可用兩萬億人民幣公共投資抵消。這樣讓后果確定了,反倒消除了間接對國內投資的不利影響

  那天我還轉發了這樣一條評論:

  希望寫評論的人依據事實說話。轉發評論:

  ------亂云飛渡2019

  中國現在最大的矛盾是掌權者在美國的私人利益與民族利益發生了沖突!每次中美貿易談判前我都在祈禱:希望談判團成員在美國沒有大筆存款!

  那幾天對我微博的評論中有許多有關改革開放的討論,一個評論中就說到反對改革開放的會受到懲罰。寫這條評論的人可能是好心,我在10月9日的微博中對此評論到:

  真的嗎?那公開發文反對建國領袖毛澤東、反對抗美援朝、反對土地改革、反對社會主義改造的呢?轉發評論:

  ------銅豌豆42382

  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公開發文反對改革開放的擬開除。

  現在看,上邊引的這條評論可能是對我的一個警告,預告我會被以反對改革開放的罪名迫害。

  我在10月10日和10月11日發的兩條微博聯系美國當時的宏觀經濟形勢來判斷美國在中美貿易戰中的動向:

  美國經濟已擴張十年以上,創下歷史紀錄。美國官方失業率降至3.5%,創下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點,就業崗位數量創紀錄地保持108個月增長。但經濟增速從去年接近3%的水平下降到如今接近2%。去年月均新增就業崗位達到22.3萬個,而今年到目前為止僅為16.1萬個。工資還在增長,但增速是一年多以來最低的。通脹率接近2%。

  10月11日

  特朗普被國內的事鬧得焦頭爛額,急需從中美貿易談判中得點好處。政治上他被民主黨利用各種門要彈劾他搞得心煩意亂,經濟上美國經濟擴張早已到頭隨時都有衰退可能。這都威脅到他在2020年大選獲勝的可能,而他最需要的是在這次大選中獲勝。它急需中國在經濟上讓步。就不應當給他任何讓步,讓美國政客知道惹了中國沒好下場。

  可就是上邊這條直接談到不應在中美貿易戰中讓步的微博直接惹翻了網絡管理者,提到讓步兩字的話被屏蔽掉不讓別人看到,以致對這條微博的評論不可能準確。于是我只好在10月11日晚些時候補發微博說:

  看到眾網友對我上午微博的評論,可惜你們看的不是完整版。被屏蔽掉不讓看的有:

  看到眾網友對我上午微博的評論,可惜你們能看到的是原文的極小部分。我說特朗普政治上被民主黨利用各種門要彈劾他弄得焦頭爛額,經濟上美國的周期性擴張早已到頭,隨時都有陷入衰退的可能,這些都可能使他無法贏得2020年大選,而他太需要贏得這次大選了。因此他太需要一個能宣布贏得貿易戰的機會了。

  我說過根本不應在中美經貿談判中讓步,應當讓美國政客們知道碰中國沒有好下場。這讓步兩字可能是被封根源。

  鑒于已有微博被封,10月11日我又寫了一條微博發出了不幸的預言:

  美狗自國慶前不久又開始對我的微博發動攻擊,顯然是要為中美經貿談判中的要挾造輿論。他們不僅寫評論軟硬兼施,還想法要直接癱瘓我的微博。請眾網友做好看不到我新微博的準備。不過對我微博的封殺也未必都是美狗干的。管理者們也干了一些這樣的事。

  這條微博發出后晚上就出現了罵我的評論。于是我在第二天10月12日又發出了兩條微博:

  昨晚發出微博說根本就不應在中美經貿談判中讓步,要讓美國政客知道碰中國沒有好下場,很快美狗就對此叫了兩聲。這種公開的狗叫已被我刪去,另有美狗嫌疑的還保留著讓大家鑒別。美狗這樣盯著我當然是因為美國太急著要中國退讓了,就怕中國不肯低頭。那就應毫不退讓地把貿易戰打到底,讓美國人知道厲害

  昨晚發出微博說根本就不應在中美經貿談判中讓步,要讓美國政客知道碰中國沒有好下場,很快美狗就對此叫了兩聲。這種公開的狗叫已被我刪去,另外還有可能是狗叫的還保留著供大家鑒別。美狗這樣盯著我當然是因為美國(為)宣布貿易戰之勝已到抓狂地步。

  10月12日我還寫了兩條微博談中美貿易戰:

  可能是還想與美國妥協,自9月初以來中國已訂購了約350萬噸美國大豆,約占貿易戰前中國對美國大豆年度采購額的10%。中國僅在2017年就購買了一百多億美元的美國大豆。這樣先不買一會兒又大量買對中國經濟最有害,它使國內的生產者甚至投資者面臨過大的不確定性。本來不進口美國大豆能刺激國內大豆生產,這樣制造不確定性把好事給毀了。

  10月12日

  今天又發了三條長微博,不知有多少人能看到。

  美狗為配合主子磋商要封殺我微博,管理者也這樣干,為啥。

  已經到了不敢讓談中美經貿談判的地步了,是不是?

  在這些微博后面馬上出現了反駁我的評論,說是再不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美國人就不賣芯片給中國了??纯跉鈱戇@評論的就是要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者。于是我又在當天10月12日寫微博說:

  主和的評論提出的理由是美國不讓賣芯片給中國。十多年前我就主張別把那么多資源用去生產出口美國的產品,而應用于自主造芯片。早聽我的話,能有今天之難嗎?為鼓勵自己造芯片用自己造的芯片,我甚至主張對進口芯片收高關稅。這回美國不賣,正好下決心把芯片的整個產業鏈都搞上去。不是總說長痛不如短痛、壯士斷腕嗎?

  當時已可觀察到跡象,似乎我新寫的微博已經被屏蔽到別人無法看到了。于是我在10月13日發微博說:

  不讓看到把中美經貿戰打到底、投降、讓步之類字眼

  10月13日

  這兩天我在作誘敵深入的測試?,F在已經查清,干擾我微博的有兩方面:管理者做過手腳,但那無關大體;主要是美狗在破壞。行家告訴我,敵方使用了需付高薪的專業人員力圖精準地破壞我計算機中的微博功能,他們的行動從哪方面說都構成犯罪。這是一個從事網絡破壞的敵對勢力犯罪集團。但是行家說更需要的是保護我及家人安全

  屏蔽新寫微博的行動似乎停止了。于是10月14日我又寫出了下面3條微博:

  下面的微博使美國人恨之入骨,下決心要我無法發聲??伤麄兪×?,這是他們最怕的:10月9日

  大可讓中美貿易談判無果而終,把與美國的貿易戰繼續下去。凡是美國能接受的談判結果對中國都弊大于利,遠不如讓美國把關稅一直提高下去中國也停止進口美國產品。中美雙方都把從對方進口降到零,對中國的直接不利影響也可用兩萬億人民幣公共投資抵消。這樣讓后果確定了,反倒消除了間接對國內投資的不利影響。-----是美國搞不起軍備競賽!我就在這里向美國叫板:不服咱們就搞個軍備競賽看看!你看美國人敢應聲嗎?

  10月14日

  11日的那一輪中美經貿談判結束,官方說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特朗普說基本上已達成協議。美方說目前的協議將解決知識產權、金融服務方面的問題,中國還將購買價值4百至5百億美元的農產品,人民幣停止貶值,美國可能中止計劃中的加稅,放松對華為的出口禁令

  10月14日

  證監會11日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取消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符合條件的境外投資者持有期貨公司股權比例可至100%;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資股比限制,2020年12月1日起取消證券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目前國內外資控股券商只有摩根大通證券中國、野村東方國際和瑞銀證券3家。為外國人賺錢服務

  10月15日日我又寫了下邊兩條微博:

  華爾街日報發表澳大利亞新西蘭韓國等國的十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文章,敦促中美雙方在年底前達成貿易協定,說作為長期信奉自由貿易原則的國家,他們認為當前由美國率先發動并持續擴大范圍的關稅戰,并非解決國際經濟貿易中長期爭端的有效機制和方法。關稅從根本上講是自由貿易之敵。他們鼓吹的自由貿易才最可恨

  10月15日

  華爾街日報發表的澳大利亞等國十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的文章說,他們認識到,北京采取的一些貿易和經濟措施源于其存在的實際困難,他們認為這些做法需要改變。這些人表面上是在中美之間勸和,實際上卻是要中國放棄其發展經濟的有效措施。他們鼓吹的自由貿易對中國最有害,對美國也有害,中國需要的是提高關稅

  而10月16日早晨我就發現,我已經再不能在“左大培1952”下發表任何新微博。后來又得知,他人再不能閱讀“左大培1952”中的微博,只有我這個寫微博的本人可以閱讀。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這就是2019年10月16日對微博“左大培1952”的封殺。

  初看起來,對我微博的這次封殺是由于我公開反對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而引起的,因為我10月11日說不應在中美貿易戰中讓步的話被屏蔽掉不讓別人看到,而以后我的微博還多次重申應當繼續與美國斗爭。

  但是仔細分析,我的微博公開反對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這并不是封殺我微博的真正原因。多年寫微博的經驗告訴我,在任何時刻網絡管理者都會有某些禁止談論的敏感話題和敏感詞語。如果我的微博提到了這些敏感話題和詞語,網絡管理者們會將我談到這些話題和詞語的微博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但不會將我過去寫的全部微博都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更不會不允許我貼出新的微博。這次我談論不應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相關的話語已經在10月11日被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而當時并沒有將我過去寫的全部微博都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更沒有不允許我貼出新的微博。而10月16日以后對我微博的封殺,不僅將我過去寫的全部微博都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不允許我貼出新的微博,而且網絡管理部門還做出我微博的截圖送到我退休前所在單位,單位領導則找我這個退休員工談話要我與中央保持一致。這樣的封殺顯然只能是對我有深仇大恨者才做得出。故此我深信,2019年10月16日以后對我微博的封殺,絕不僅僅是由于我的微博公開反對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讓步,而是由于某些對我的微博有深仇大恨者向網絡管理部門甚至我原來的工作單位作工作對我施加迫害。

  再說一遍:10月16日以后對我微博的封殺,不僅包括將我過去寫的全部微博都屏蔽掉不許他人看到,不允許我貼出新的微博,而且還有網絡管理部門做出我微博的截圖送到我退休前所在單位,使單位領導找我這個退休員工談話要我與中央保持一致。這是一些對我的微博有深仇大恨者向網絡管理部門甚至我原來的工作單位作了工作,有計劃有組織地對我施加迫害。露出這些人嘴臉的前兆,就是2019年10月16日封殺我微博之前的一個月內的那些對我微博的兇相畢露的評論。這些評論包括:為我批評降關稅而罵我是特務的,為我主張搞軍備而要把我說成是間諜的,為我替大寨鳴不平而說我要餓死農村人的,還有那些平地起風波要把我定為文革余孽的。從這些評論的口氣,就知道他們大半不是普通人,而是能參與制定或至少能影響國家經濟政策的寫文件的人。這些人多年按世界銀行的指示推行華盛頓共識中規定的經濟自由主義,我的微博揭了他們的底,他們當然對我的微博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不僅如此,他們更怕我宣講真理,正在追求徹底封住我的嘴。

  看那些封殺我微博的前兆就知道,這些對我微博恨之入骨的華盛頓共識推行者們與最近大出風頭的那位武漢女作家是一個陣線的人。他們與那個恨黨仇國的女文人采取同樣行徑,致力于把他們反對的人說成是反對改革開放的文革余孽??磥砭W絡管理部門也真站在他們一邊:那位女作家想怎么罵反對改革開放的文革余孽就怎么罵,自由得很;而被他們說成是反對改革開放的文革余孽的我的微博則被封殺,一點言論自由也不給。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