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反腐

信陽公安局拒不公布原局長賣官名單:當事人將向河南省高院提起再審

2020-08-05 07:04:07  來源: 海報新聞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大眾網·海報新聞消息,申請公開李長根受賄案中買官者的人數及姓名遭拒后,河南信陽人何光偉將信陽市公安局訴至公堂。7月30日,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原判,認定何光偉申請公開的信息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范疇。

  “我將向河南省高院提起再審。”何光偉說。

  30余公安系統人員行賄獲職務調整 何光偉申請公開其姓名及仍任職的法律依據等遭拒

  何光偉與信陽市公安局對簿公堂,起于一份判決書。2019年4月,何光偉注意到,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漯刑初字第27號刑事判決書顯示,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任紀檢組長李長根利用擔任信陽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市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索取或者非法收受31人錢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30余萬元,構成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

  李長根(資料圖,據人民網)

  判決書詳細羅列了李長根的受賄索賄行為,其中有30余名信陽市公安系統人員直接或間接行賄以獲取職務調整。

  盡管判決書以“李某1”“呂某”的形式將相關涉案人員的名字隱去,何光偉仍根據判決書上的職務等信息“破譯”了大量涉案人員的名字。更令其憤慨的是,不少涉案人員仍在信陽公安系統擔任重要職務。

  目前,這份(2015)漯刑初字第27號刑事判決書已無法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到,只在一些網站和公眾號流傳。

  仍在網上流傳的李長根受賄案判決書中載明,李長根可直接確定局長、政委的推薦人選

  看到前述判決書后,何光偉向信陽市公安局申請公開判決書提及的李長根賣官人數及賣官者姓名,以及向李長根買官者中至今仍在信陽市公安局及信陽各縣區公安機關任職的法律依據。信陽市公安局對何光偉的這兩份申請皆回復稱,其申請事項不屬于政府信息。

  其后,何光偉向法院提起訴訟。信陽市浉河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所成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機關在履行行政管理職能過程中制作或者獲取的,以一定形式記錄、保存的信息。”本案中,被告信陽市公安局沒有查辦李長根受賄案件,因而不存在制作或保存李長根受賄的有關信息,原告何光偉申請公開(2015)漯刑初字第27號刑事判決書提及的李長根賣官人數及買官者姓名,系判決書記載的內容,不屬于政府信息范疇,信陽市公安局對何光偉答復稱其申請的信息不屬于政府信息,并無不當。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駁回何光偉的訴訟請求。

  何光偉申請公開李長根賣官人數及姓名一案的一審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對于原告何光偉申請被告信陽市公安局公開任職法律依據,信陽市浉河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因法律法規屬于立法機關或相關部門制作的信息,本身即具有公開性,而非信陽市公安局在履行行政管理職能過程中獲取的,信陽市公安局對何光偉答復稱其申請的信息不屬于政府信息,并無不當。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駁回何光偉的訴訟請求。

  何光偉申請公開李長根受賄案涉案人員仍任職的法律依據一案的一審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對兩份判決,何光偉不服,提出上訴。何光偉的代理律師認為,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5條明確“行政機關公開政府信息,應當堅持以公開為常態,不公開為例外”,第13條規定“除本條第14條(“國家秘密、三安全一穩定”)、第15條(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第16條(內部、過程性信息)規定的政府信息外,政府信息應當公開”。因此,上訴人何光偉申請的內容只要符合《條例》第2條“在履行職責過程中獲取的,以一定形式記錄、保存的信息”,被上訴人信陽市公安局就應當依法予以公開。

  7月30日,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皆維持原判。

  何光偉申請公開李長根賣官人數及姓名一案的二審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何光偉申請公開李長根受賄案涉案人員仍任職的法律依據一案的二審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我將向河南省高院提起再審。”何光偉說,“你想想,信陽一個地級市公安系統多個重要崗位由買官的人霸占了,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你怎么指望他們秉公執法?”

  當地宣傳部曾回應涉案人員的具體處分情況是內部機密文件

  關于相關行賄者的處分及未公開的原因,信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余金霞2019年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李長根賣官名單流出后,有不少民眾咨詢,為此他們專門向紀委和公安部門進行了了解。據反饋,當年對30余名行賄人員采取的處分措施不一,有的被警告,有的被降職,有的從實職崗位被調到虛職崗位,也有的得到了寬大處理。至于具體處分情況,因為“是內部機密文件,不便對外公開”。

  “在當時那種境況下,有可能他們一念之差犯了錯,但并非就要一棍子悶死,而是應該以教育、挽救為主。”余金霞強調,“但是這里面的涉案人員,確確實實已經受到了相應的處分。”

  而據上游新聞此前報道,信陽市公安系統一位退休干部介紹說,行賄三萬元以上,就該按行賄罪追究刑責。但上述人員并未追究刑責,主要原因是為了信陽市公安隊伍的穩定。

  該退休干部表示,上述行賄者中,不乏業務能力強者,即便不行賄,也應得到提拔。“李長根在任那幾年,敗壞了信陽市公安系統的政治生態。他貪,是內部公開的秘密,一些行賄者只是隨了大流。直到現在,還有人在舉報李長根的問題。”

  記者注意到,李長根案相關涉案人員未公開引起了諸多媒體關注,中國青年報以《能說多少請說多少》為題評論稱,說句實在話,何光偉的“考題”,回答門檻并不高。他問姓名,而判決書已公布了行賄人的姓氏、時任職務,只要上網一搜,答案顯而易見。再搜全名,現職大多就出來了。但公民有能力找出大致答案,不能取代政府發布信息。

  財新此前報道整理的李長根受賄案人員名單

  評論認為,此事事關公共權力的分配及政治生態,又已形成一定關注度,政府確有必要考慮是否在允許的范圍內回應輿論關切。公開是對行賄受賄現象的一次亮劍,對潛在違法犯罪行為的警示。

  上述評論還指出另一問題,網上公開的李長根受賄案判決書,其實已點出一名行賄人的全名,他被淹沒在眾多“某某”中。這位唯一實名者,是承包信陽市公安局辦公大樓工程的商人。“特別要注意避免個別網友對此形成‘官員可以匿名,非官員只能實名’的誤會,這種誤會既不符合事實,又會加劇社會撕裂,是一種最差的結果。”評論提醒道。

  原標題:河南信陽市公安局拒不公布原局長賣官名單:二審裁定合法 當事人將提起再審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