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麥草畏漂移案爆驚人內幕:轉基因公司如何發生態災難財

2020-04-22 08:12:43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凱莉·吉蘭
點擊:    評論: (查看)

  三月底,英國《衛報》發表了由前路透社記者、現消費者組織“美國知情權”的研究主管、反轉斗士凱莉·吉蘭撰寫的長篇報道,深挖了美國桃農訴拜爾和巴斯夫案件中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尤其是既然除草劑麥草畏(dicamba)的漂移污染已是公開的事實,為何美國環保署一直沒有對此進行監管?通過追蹤案件中曝光的內部文件,吉蘭揭示了美國和德國的農化巨頭如何惡意地利用麥草畏的漂移性,造成農民受損,以從中獲利。同時他們又極力阻止獨立的科學家對其產品進行檢測,從而規避監管[1]。不過,法網恢恢,今年二月底判決的第一案已經給這兩個農化巨頭當頭一棒,勒令他們支付2.65億美元(18.7億元人民幣)的賠款。后續還有2000多個案件,能否給農化集團致命一擊?

1.webp.jpg

  凱莉·吉蘭在衛報發表的文章

  美國農民因麥草畏漂移訴拜爾和巴斯夫案件第一案,原告為密蘇里州最大的果園巴德農場(Bader Farms)。案件于今年2月14日開庭,在經歷了三周的庭審后,美國陪審團判定除草劑麥草畏確實造成漂移污染,因此判決拜耳和巴斯夫須支付巴德農場高達2.65億美元的賠款,其中1500萬美元用于賠償原告的損失,而2.5億美元則為懲罰性賠償。兩家公司受罰的原因是陪審團認為他們向農民銷售抗麥草畏轉基因種子套餐時,不負責任地鼓勵農民非法使用麥草畏除草劑,繼而引發“生態災難”(ecological disaster)[2]。

  這起案件其實早在四年前,也就是2016年11月就立案了。當時,巴德農場對孟山都提出訴訟,認為孟山都的除草劑麥草畏從附近的農場漂移到了他的桃園,對桃樹造成巨大的破壞。巴德經營家庭桃園已經34年,他指出,在2015年,農場有7000棵桃樹受到影響,損失金額超過150萬美金。而到了2016年,受影響桃樹則超過30000棵,受損金額更高達數百萬美元。這次是孟山都公司首次因麥草畏的非法使用而被告上法庭。原告的主要指控是,孟山都2016年就開始銷售抗麥草畏種子,但當時配套使用的新式麥草畏除草劑仍未被批準上市。孟山都這樣做實際上變相鼓勵農民使用舊式、揮發性強的麥草畏。

2.webp.jpg

  原告巴德對比健康生長的桃子(右)與他家桃園出產的桃子(左)| 圖片來源:衛報

  巴德農場只是麥草畏生態災難中的一個縮影。麥草畏的漂移已經污染了美國中西部幾千萬英畝的農田,目前已經有100多個受害農民向密蘇里州的地方法庭起訴拜爾和巴斯夫。代表原告的Peiffer律所估計,后續的訴訟案會超過2000宗。

  1

  轉基因公司如何通過麥草畏漂移來獲利

  麥草畏其實早在1960年代就開始在農業上使用了,但一直以來施用并不廣泛,而且農民一般也只在天氣清涼的時候用于種植前或收獲后的地表植被清理,不會對已經處于生長期的作物進行空中噴灑,就因為這種除草劑的揮發性很強。尤其在夏天的種植季,麥草畏大量揮發后會漂移到周圍很遠的地方。

  但近十年來,麥草畏研究突然一下子變得熱門,那是因為人們期望它能夠解決藜草(pigweed)的問題。藜草是一種在很多農場泛濫成災的雜草。因為藜草和其他雜草對草甘膦產生了抗藥性,農化公司正在嘗試研究可以同時對草甘膦和麥草畏產生抗性的種子。理論上講,如果農民使用這種種子,他們就可以同時噴灑草甘膦和麥草畏,在清除藜草的同時不會損害作物。

  在2011年,孟山都和巴斯夫決定聯手開發新式抗麥草畏配套產品,聲稱新式麥草畏揮發性低,可以用于葉面的空中噴灑(“over the top”use)。

  2015年,孟山都的抗麥草畏棉花和大豆獲得美國農業部的商業化生產許可,把它們命名為Xtend系列轉基因種子,但是配套使用的新式麥草畏除草劑由于對環境會有潛在威脅,所以還未獲得環保署批準。在同年春天,孟山都賣少量Xtend棉花種子給農民試種。他們告訴阿肯薩斯州的一個農民說,到了夏天的種植季,新式麥草畏除草劑就能拿到批文上市。但是到了四五月份,阿肯薩斯農業部門開始收到投訴說麥草畏除草劑漂移導致非目標作物(non-target crops)受損。孟山都在回應政府部門的質疑時,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他們會建議客戶先用其他方式除草,如人工拔草,暫時不要噴灑麥草畏[3]。揭秘文件顯示,早在2009年,有關農業專家就不建議孟山都研發抗麥草畏的轉基因作物,因為一方面農民在種新式抗麥草畏品種的時候,極有可能還在用舊式揮發性強的麥草畏。另一方面,新式麥草畏雖然揮發性低一些,仍會從抗麥草畏的棉花和大豆田里漂移到其他田地。

  盡管有這些警告,孟山都卻沒有暫停Xtend棉花種子的銷售,不等環保署給新式麥草畏發放安全許可再重新啟動。相反,公司決定在2016年開始銷售Xtend大豆種子。雖然孟山都明知在不能賣配套除草劑的情況下出售轉基因種子,農民肯定大多會施用舊式麥草畏除草劑,而造成大規模漂移污染。2015年印發的一份內部文件顯示,孟山都早就預料到索賠案件加起來會過萬,細估到2016年1305件,2017年2765件和2018年3259件。

3.webp.jpg

  孟山都2015年的一份內部文件顯示公司對麥草畏漂移索賠案件的估算 | 圖片來源:衛報

  后來一直到2016年11月,也就是當年的種植季過后,環保署才給新式麥草畏除草劑——孟山都的XtendiMax和巴斯夫的Engenia——發放許可。孟山都其實在2017年初才開始正式銷售XtendiMax,也就是說中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孟山都都在放任農民非法使用舊式麥草畏來噴灑抗麥草畏作物。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兩家公司居然盤算著如何利用麥草畏漂移來發災難財。這是因為很多本來不受藜草困擾從而不需要使用抗麥草畏種子的棉農和豆農,由于要免受麥草畏的漂移污染,而不得不購買使用孟山都和巴斯夫的種子。這個市場策略在多份內部文件中都有提及。其中巴斯夫一份2016年的文件直言不諱地指出,農民的“防御性種植”(defensive planting)可帶來“潛在的商機”。孟山都也認為因麥草畏漂移受害的農民會搖身一變成為他們的“新客戶”。

  事實證明,孟山都確實通過制造這場“天災”而從中獲得巨大的利益。單單在2017年,也就是XtendiMax除草劑正式上市的頭一年,孟山都就成功賣出了種植面積達200萬英畝的種子,占領美國大豆種子市場的22%。到2018年孟山都被拜爾收購后,Xtend種子銷售迅速擴張到440萬英畝,占領市場份額49%。2019年繼續飆升到600萬畝,占66%的市場份額[8]??墒潜M管從2017年開始新式麥草畏已經合法上市,有關麥草畏漂移的投訴卻有增無減。在2016年,僅是巴德農場所在地的密蘇里州就有4.2萬英畝的農田受污染。據密蘇里大學的草類科學家Kevin Bradley教授估計,2017年,全美25個州2708個農民的360萬英畝(約146萬公頃)農田都受到影響。

4.webp.jpg

  健康生長的大豆葉面平而寬(左),而受麥草畏漂移影響的大豆葉片容易卷起(右)| 圖片來源:ecowatch.com

  代表巴德農場的Peiffer Wolf律所的律師、生物化學家Paul Lesko認為,麥草畏嚴重危害其他作物在科學上已是不爭的事實。他認為,這場生態災難的始作俑者是生產商而不是使用者。即使農民或者使用者遵循了標簽上規定的使用方法,揮發性的危險仍然存在,麥草畏還是會飄散。“所以這不是使用不當,而是設計本身有缺陷。”[4]

  2

  為獲得安全證書,

  孟山都規避獨立科學家檢測

  法庭曝光的孟山都內部文件還顯示,該公司為了保證美國環保署能為新式麥草畏發放安全證書,甚至阻擾獨立科學家對其產品進行檢測。2015年4月,羅伯特·蒙哥馬利(Robert Montgomery),孟山都田納西分部的技術開發部職員,給同事寫郵件詢問,有位阿肯薩斯州的雜草科學家想問孟山都索要幾毫升Xtend配方的麥草畏除草劑來做安全實驗。后來,蒙哥馬利得知這位科學家的要求被婉拒了,理由是孟山都“今年不會測試這個除草劑配方,因為產量仍然很低,所以沒有必要進行廣泛的測試。”很明顯,這只是孟山都試圖規避監管的托辭。

  很快,環保署就發現自從孟山都在2016年出售新種子后,接到關于麥草畏漂移損害農作物的投訴突然增多。即使在孟山都和巴斯夫推出新式麥草畏的配套產品之后,投訴仍繼續上升,其中包括1851起“重大”損害和2221項“累計”損害記錄。

  甚至連種子經銷商都憂心忡忡。2018年2月,美國最大兩家獨立種子銷售商Beck’s Hybrids與Stine Seed積極要求環保署在種植季來臨之前,針對使用麥草畏制定使用規范。Beck’s Hybrids執行長Sonny Beck表示,只要施用麥草畏就會有漂移污染的問題,因此政府應該限制生產者只能在種植季之前使用,而且限制使用量也能避免農作物對麥草畏出現抗藥性。他直言不諱地說,雖然公司今年已經賣出超過一百萬袋的Xtend大豆種子,但如果沒有解決麥草畏的污染問題,可能會對這種轉基因大豆的聲譽造成不良影響[5]。環保署于同年10月31日公布要加強麥草畏的使用規范,如棉花的噴灑次數限制由4次減少到2次,大豆噴灑次數限制為2次。在可能存在瀕危物種的地區,還設置了下風處噴灑和留出緩沖區的要求等等。但環保署同時決定將空中噴灑新式麥草畏的登記時限再延長兩年,有效期至2020年12月20日[6]。環保署的這些措施被環保團體指責只起到杯水車薪的作用。

5.webp.jpg

  環保團體GMOFREEUSA和GMOFREECANADA指責美國環保署對麥草畏漂移監管不力| 圖片來源GMOFREEUSA 推特

  3

  罰款和官司已不能阻擋農化公司:

  反品牌or反資本?

  不過,巨額罰款和官司纏身還未必能阻擋農化公司的盈利步伐。拜耳表示,巴德農場案不會對Xtend大豆種子的銷售帶來太大影響,雖然今年無法延續前三年銷量猛增的勢頭,但預測只是比去年的業績稍稍下滑。比起2000多名排隊等起訴的農民,更大的絆腳石其實來自同行競爭對手。今年轉基因大豆的種子市場馬上要呈現三足鼎立的局面,包括Xtend(拜耳)、LibertyLink(巴斯夫和MS科技公司)和Enlist (科迪華)??频先A集團去年成立,由陶氏化工和杜邦合并組成??频先A的Enlist E3種子抗草甘膦、草銨磷和2,4-D,雖然今年才剛剛上市,但已經預計會搶占20%的市場份額。其中部分原因是拜耳Xtend種子的漂移問題,部分農民開始棄用拜耳的產品,而轉向科迪華。LibertyLink GT27種子則抗草甘膦和草銨磷,去年才上市已經斬獲4百萬英畝的種植面積[7]。

  回顧轉基因的發展歷史,我們看到,世界第一個商業化種植的轉基因作物是孟山都的農達抗草甘膦轉基因大豆,它于1996年開始使用。而這一大豆配套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劑其實在1974年已經問世,但一直以來使用量低,就因為農民發現施用除草劑也會同時傷害農作物。孟山都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發明了轉基因種子,使得除草劑只針對雜草而不傷作物。同時,“轉基因種子+配套除草劑”也使孟山都逐漸實現種子和農藥市場的壟斷。在隨后的二十年,孟山都逐漸把自己打造成一個農化帝國。1996年美國草甘膦的使用量只有1.27萬噸,占全部農用除草劑市場的3.8%;2007年,草甘膦已成為美國銷量最高的除草劑,使用量達8.4萬噸。2014年,即世衛組織宣布草甘膦為2A類“人體可能致癌物”的前一年,草甘膦在美國的銷量已比1996年增長了9倍,在全世界范圍內增長了15倍[8]。中國也成為世界最大的草甘膦生產國和出口國。但近年來,反對草甘膦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民眾訴草甘膦致癌案原告總數超過4萬人。另外,草甘膦被發現會破壞土壤和昆蟲,全球已有超過28個國家/地區禁用草甘膦。而草甘膦自身的致命弱點在于它會使雜草產生耐藥性,進而引發“超級雜草”的出現。

  麥草畏的出現正是為了“解決”草甘膦所催生的頑固藜草問題。但是,事實證明,麥草畏的技術是基于與草甘膦同樣的邏輯,所以對雜草同樣是治標不治本[9]。最近,科學家已經發現麥草畏無法控制長芒莧草(藜草的一種),在美國中西部的一些州已經有麥草畏除草劑失靈的報道。因此,農化公司從抗A種除草劑發展到抗B種除草劑,甚至從抗一種除草劑發展到抗兩種、三種甚至六種除草劑,也無法徹底解決單一作物種植所帶來的種種問題。

6.webp.jpg

  美國田納西州一農田,2019年種植季已施用麥草畏除草劑卻出現長芒莧草 | 圖片來源:dtnpf.com

  世界的反轉運動目前已走到一個拐點,孟山都帝國已經在名義上消失。然而,當消費者歡呼運動的小勝時,我們也看到,曾每年號召五大洲聯合參與的“520世界反孟山都運動”已漸漸走向低潮。另一方面,生產者的反轉還沒能動搖農化公司的根基。雖然目前控告草甘膦致癌和麥草畏漂移的農民越來越多,但是農化公司可以狡猾地逼迫農民從一種農藥換到另一種農藥,從一個品牌換到另一個品牌。消費者和生產者的反轉運動只有走出反品牌的狹隘路子,走向反資本的大道,才能取得真正的勝利!

  參考文獻:

  [1]“Revealed: Monsanto predicted crop system would damage US farms”,The Guardian, 2020年3月30日。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0/mar/30/monsanto-crop-system-damage-us-farms-documents

  [2]“The Dicamba Papers: Key Documents and Analysis”.US Right to Know.

  https://usrtk.org/pesticides/dicamba-papers/

  [3]“Special Report: The decisions behind Monsanto's weed-killer crisis”, Reuters, 2017年11月9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onsanto-dicamba-specialreport/special-report-the-decisions-behind-monsantos-weed-killer-crisis-idUSKBN1D91PZ

  [4]“ Thousands of farmers expected to join dicamba lawsuits”,Dicambadrift.com, 2020年2月26日。

  https://dicambadrift.com/uncategorized/thousands-of-farmers-expected-to-join-dicamba-lawsuits/

  [5]“Exclusive: U.S. seed sellers push for limits on Monsanto, BASF weed killer”,Reuters. 2018年8月17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pesticides-monsanto-exclusive/exclusive-u-s-seed-sellers-push-for-limits-on-monsanto-basf-weed-killer-idUSKBN1L124Z

  [6]“EPA Announces Changes To Dicamba Registration”,EPA,2018年11月1日

  https://www.epa.gov/pesticides/epa-announces-changes-dicamba-registration

  [7]“Bayer's top seed faces U.S. soybean challenge from Corteva,Reuters, 2020年3月4日。

  ”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soybeans-seed-focus/bayers-top-seed-faces-us-soybean-challenge-from-corteva-idUSKBN20R1QG

  [8]人民食物主權,臭名昭著五十年:轉基因伴侶草甘膦的前世今生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446, 2018年3月2日

  [9]“Pigweed Punches Back: Dicamba Not Controlling Some Tennessee Palmer Amaranth Populations”,Progressive Farmer, 2020年2月27日。” https://www.dtnpf.com/agriculture/web/ag/crops/article/2020/02/27/dicamba-controlling-tennessee-palmer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