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讀經典

許光偉:《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六

2020-07-30 17:37:48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許光偉
點擊:    評論: (查看)

  【作者按】當有人反對或誤讀《資本論》時怎么辦?僅僅發表聲明:表示支持和贊成是遠遠不夠的,抑或進行這樣那樣的“恰當解析”亦終歸不行。然則為了根本解決問題,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和途徑就是施以學術保衛行動,支撐“實踐保衛”。保衛是防止理論修正和解構的最有效方式。保衛蓋言方法論,蓋言以方法論實施對世界觀的積極保護和有效捍衛,求世界觀和方法論之統一規定。須知只有保衛經典,才有學術的昌明;只有保衛歷史,才有世界的未來。

f6ad5110557b9ec8c91b4f6ba5163c59.jpg

  本文刊載于《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20年第4期第36-57頁。這是文章的第四部分,第一部分的鏈接如下: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一 - 烏有之鄉

  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20/07/420569.html

  第二部分的鏈接如下: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二 - 烏有之鄉

  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20/07/420613.html

  第三部分的鏈接如下: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三 - 烏有之鄉

  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20/07/420709.html

  第四部分的鏈接如下: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四 - 烏有之鄉

  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20/07/420744.html

  第五部分的鏈接如下: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之五 - 烏有之鄉

  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20/07/420849.html

  

走向“思維舞步”的道路

  在列寧看來,思維形式本身僅僅是“十八般兵器”,是隸屬于道的“術”的范疇工具。如本文一開頭的判明:唯物辯證法藝術之妙在于諸種思維形式(取象與比類、抽象與具體、分析與綜合、歸納與演繹)的統一,“推理的‘格’的區別完全是由它們的起中介作用的環節在性質上的區別而產生的……黑格爾確實證明了:邏輯形式和邏輯規律不是空洞的外殼,而是客觀世界的反映”;黑格爾“不是證明了,而是天才地猜測到了”。列寧同樣是天才,他純然地看到,“辯證的規律性(對立面的統一和斗爭,量向質的轉化,等等)不僅是自然界和社會固有的,而且是思維所固有的;它們在思維中又不僅與內容有關,而且與形式本身有關。”[28]【注:[28] 前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哲學研究所.列寧《哲學筆記》研究[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64:253-254.

  然則當黑格爾指認“邏輯學是以純粹思想或純粹思維形式為研究對象”時,是以“邏輯的真理”為思維立法,從而強調“物理學與自然哲學的區別,只在于自然哲學能使我們在自然事物里意識到概念的真正形式”。由此可見,黑格爾眼里的“邏輯學是使一切科學生氣蓬勃的精神,邏輯學中的思維規定是一些純粹的精神力量”[29]。【注:[29] 黑格爾.小邏輯[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0:83-84.

  這樣看來,唯物主義當然不可能作為辯證法的“真理”,而是恰恰相反。與黑格爾相反,馬克思認為恰恰思維形式本身乃是邏輯的真理,以“邏輯”(無論辯證的邏輯或形式的邏輯)為思維形式的真理,是把思維形式純粹化了。但是,純粹思維形式的做法僅僅將思維看作自為的抽象活動規定了。走出抽象的囈語,是將歷史本身作為思維形式的真理;因此,商品形式作為“思維形式的辯證法”是有前提的,商品本身必須作為“實在的規定”,作為歷史的熔爐的規定。這是規律發生的實在過程,商品必須溶入生產史和交換史。恩格斯以“經濟曲線的橫坐標和縱坐標”作為譬喻,強調“政治經濟學不可能對一切國家和一切歷史時代都是一樣的”,“因此,政治經濟學本質上是一門歷史的科學。”[30]【注:[30]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53.

  這即是說,歷史為思維活動立法,乃至于對思維形式本身做出規定時,就可能產生我們這里標題所指示的“歷史的思維結構”問題。同樣當列寧談到“唯物主義的邏輯”“唯物主義的辯證法”“唯物主義的認識論”三位一體的時候,他是指歷史的內部結構的規定——各個主觀表現和行動側面,它們實際上并不是彼此分立的,而是結成了“過程統一體”。然則,唯物主義和辯證法“分進合擊”的道路可分表展示(見圖3)。

03158583efc186f5488eda3ff6461dea.jpg

  圖3生產史的唯物主義與商品形式辯證法的結合道路

  圖3鎖定資本主義研究對象的經線“勞動過程(勞動二重性)→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出發點規定(始)的結構是“生產力+商品(形式)”,成長和結束過程(終)的結構是“生產關系+資本(形式)”。相應地,緯線“資本主義生產關系→資本主義生產力形式”亦可看成由生產關系和資本(形式)合成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之體”,以及由本身作為生產關系之用的生產力規定和商品(形式)合成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之用”(即資本主義生產的各種社會形式)所構成。由此,與其說唯物辯證法進行了“唯物主義側”和“辯證法側”的分解工作,不如說它是為了實現“道路結合”而進行的這種分解,于是有了規律和范疇的結合。唯物主義側→辯證法道路側以及辯證法側→唯物主義道路側,事格的規定毋寧說就是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的結合性工作規定。這有效控制了黑格爾的“神秘邏輯學”(以“邏輯史”為經,以“認識史”為緯)。例如黑格爾辯證法版本的“母子體用”在《資本論》上的運用,通常被描繪為:商品→資本,作為經線;以及資本(形式)→商品(形式),作為緯線;商品是“存在論”,資本是“本質論”,以及“資本(形式)→商品(形式)”的認識路線本身作為“概念論”。須知歷史對“邏輯→認識”的統領,是通過唯物主義的工作介入實現的,于是生產史I被稱為“技術史”(生產技術史),生產史II被稱為“技術史”(生產制度史),對它們的工作分解是為了實現對“辯證法意蘊之唯物主義生產”的對象把握。二者進而構成“生產(歷史)/生產一般(思維結構)”的唯物主義對象側面。同樣,商品生產史I被稱為“一般商品生產史”,商品生產史II被稱為“資本主義商品生產史”,對其內容分解乃是為了實現對“唯物主義意蘊之辯證法對象”的把握。此二者則構成“生產(歷史)/生產一般(思維結構)”的辯證法對象側面。對生產一般(對象思維學規定)進行“勞動過程→生產方式”路徑的把握,就把勞動二重性的“事的思維”唯物主義化了,也定格了歷史的思維的總結構。

  生產——對象,生產一般——對象思維,它們從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的角度“一而二、二而一”,于是具象出歷史之思維結構規定(即唯物辯證法)。“正是馬克思的抽象方法使他能夠在《資本論》開篇把商品看成一個‘抽象’(只具有一些規定性),繼而把資本看成一個‘具體’(具有多種多樣的規定性),并暫時省略——正如系統辯證法正確地認識到的——他所使用的范疇的歷史方面,以便于突出它們在他的概念邏輯中的作用。”[31]244【注:[31] 伯特爾·奧爾曼.辯證法的舞蹈——馬克思方法的步驟[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換言之,唯物辯證法是以“歷史/思維結構”為工具規定的,而能夠將“勞動”和“生產”于歷史之始和終意義上予以貫通和內在結合。所謂“歷史的思維結構”,指唯物主義的“對象”(即思維學)、辯證法的“邏輯”(即邏輯學)、唯物辯證法的“知識”(即知識論)三者之有機統一。以母作設、以子施用,生產史上的商品形式辯證法得以創造性提出“商品(形式)”這一辯證法全體的工作概念,一時間使得資產階級經濟學面臨“無仿可仿”的情形。因為商品的完全化的歷史步伐,按其內在要求而集結全部種類的社會矛盾,就要求完全拒絕理論普適主義的研究,所以這種辯證法就本性而言是徹底的“歷史特性研究”;它寓特殊于一般之中,故求得“資本主義生產一般”。這樣才能認為,“馬克思《資本論》內在邏輯始于商品形式,理論上不應被認為是外來形式到內容的逐步實施”,亦即是說,“資本商品形式恰恰是這種形式的實質性內容,這就是資本主義。”一句話,“生產關系,而不是流通形式,是資本主義的核心”,然則“對于馬克思主義來說,一個社會的資本主義越深入,經濟就變得越清晰和獨特”[5]64~65。【注:[5] 羅伯特·阿爾布里坦.經濟轉型:馬克思還是對的[M].北京:新華出版社,2013.

  歸根結底,《資本論》認識到,“資產階級經濟學的各種范疇,是具有客觀真實性的理論形式,因為它們反映著現實的社會關系,不過這些關系只屬于商品生產成為社會生產方式的這個一定的歷史時期。因此,如果我們考察其他的生產形式,我們就會看到,在當前時期使勞動產品模糊不清的一切神秘性質都立刻消失了。”[16]56【注:[16] 馬克思.資本論(根據作者修訂的法文版第一卷翻譯)[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

  但是按照邏輯學的范疇排列方式,“馬克思被說成是從具有狹窄指向的抽象或簡單范疇出發,進而到達了其含義反映資本主義社會全面豐富性的具體或復雜范疇。”[31]236【注:[31] 伯特爾·奧爾曼.辯證法的舞蹈——馬克思方法的步驟[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鑒于此,系統辯證法只能被理解為,被誤導的一種把馬克思多種多樣的敘述策略簡化為單一策略的企圖,盡管這一策略在《資本論》第一卷中對解釋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系統特征發揮了重要作用。”[31]241【注:[31] 伯特爾·奧爾曼.辯證法的舞蹈——馬克思方法的步驟[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然則,列寧的《資本論》“新論”是:“俄國的經濟發展實際上就是要使農民擺脫這種中世紀的狀況”,必須實行“土地國有化,廢除土地私有制,將全部土地轉歸國家所有”,以“完全擺脫農村中的農奴制度”;“俄國革命只有作為農民土地革命才能獲得勝利,而土地革命不實行土地國有化是不能全部完成其歷史使命的。”[10]782~783【注:[10] 列寧.列寧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而這實際上就是馬克思的看法,“生產資料屬于生產者只有兩種方式……個體占有方式……日益為工業進步所排斥;集體占有方式,資本主義社會本身的發展為這種方式創造了物質的和精神的因素。”[9]264【注:[9]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3.

  所謂社會形態選擇,是依據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原理而進行的,而東方社會的特殊經濟形態形成原理使得以“主體身份”為基本內容的社會生產關系成為“矛盾的主要方面”,即生產關系起來領導社會生產力,及時組織社會革命,歷史性地實現從“民主革命”過渡到“社會主義革命”的任務。關于農村公社,列寧實事求是地指出“最近半個世紀以來俄國的資本主義已大大向前發展了,農業方面再要保存農奴制度已經是絕對不可能了”,中世紀式的俄國土地占有制“極其混亂”,其“把農民分為無數細小的中世紀式的類別和等級”[10]780~782。【注:[10] 列寧.列寧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因此,列寧事實上是認為在一定條件下,資本主義制度的“卡夫丁峽谷”是可以跨越的。

  如前文所述,社會主義革命的“列寧道路理論”指出:“世界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不僅絲毫不排斥個別發展階段在發展的形式或順序上表現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為前提的。”[32]【注:[32] 列寧.列寧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76.

  然則在“社會主義如何建設”上,東方列寧-毛澤東道路必然與“馬恩思想共同體”內在一致、高度統一。恩格斯從資產階級社會形態選擇的事實前提出發,強調生產方式運動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社會生產力,尤其是業已組織起來的物質生產力的社會力量,強調世界革命的有組織性和鞏固社會主義所需要的資本主義成果的內在支撐性,是列寧高度贊同的。恩格斯反復強調在不通過“卡夫丁峽谷”的進程中,要吸收資本主義發展的優秀成果,特別是生產力成果,這是將建設寓于革命之中。列寧及東方社會歷史的“思維(結構)舞步”再次表明這一路線立場:“唯物主義如果不給自己提出這樣的任務并不斷地完成這個任務,它就不能成為戰斗的唯物主義。”[1]329【注:[1] 列寧.列寧專題文集:論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資本論》與唯物辯證法原理考略——東方社會“思維舞步”的方法論性質及政治經濟學通史考·提要

  《資本論》試圖回答什么是唯物辯證法?它的作答方式是機理考察,采取了特殊發生學和實踐化的對結果進行呈現的批判的藝術方式。經由譜系學考訂,《資本論》作為唯物辯證法的“活化石”,具有完結形態上的意義?!顿Y本論》科學運用一種特別的學科——政治經濟學批判,和“中華思維學的學科規定”歷史遙相呼應。它用徹底的事格研究鎖定歷史的“對象”和“研究對象”。然則這個機理系統可以確定是母子體用、經緯合一的體式,包括歷史機理、結構機理、矛盾機理及認識機理,它實現了唯物主義與辯證法的“有機對話”和“無縫結合”。中華歷史實踐及東方社會特有的“思維舞步”徹底擊破了西方資產階級普世價值觀,賦予自然歷史過程準確的時代感以及應有的民族文化內涵。這一方法論發現有力地支持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思想共同體”的理論,通過豐富批判科學的實踐素材,深刻具體地揭示了馬克思主義文本的內涵及其獨特“工作機制”。研究亦表明,在考量資產階級“現代主流經濟學”貧困性的同時,馬克思主義學科必須實施通史領域內的“虛”“實”強強聯合,以具體指導中國經濟學教材建設。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